雨果的世界

手瘸脑又废,身残志不坚(依然爱芦花,只是没时间)

天若有情-朝花夕拾(一)

这是个青春版的设定:傲娇中二弟弟x温柔纠结哥哥。【另一版本】原剧向延展寻人 天若有情-忘记他(长篇)(已完结)

以及,《忘记他》番外将不定期更新。

***

引子

 

人可以改变早已安排好的命运吗?

27岁的华港生或许不相信,但20岁的华港生相信。

他一直飞回去,飞回去。

跳过那些浓墨重彩的悲欢离合,去到他青春正要开始的时候。

一个美丽的六月清晨。

 

***

第一章 

 

“有没有搞错?”

少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意挑起了一边眉毛,用明显提高音调的夸张语气,表达着他的不满。

“你觉得?我会需要一个家庭教师?”

 

这是意料之中的反应。鲁大海皱起眉头,看着对面的人。

明亮俊朗的眉目,精雕细琢的轮廓,和他有几分血脉注定的相似,却又有独一无二的不同。

他有时候甚至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这张脸实在过于漂亮了——这份出奇的美丽源自他的母亲——而这对母子之间的隔阂却深深令他头痛。

这次他从美国回来香港之前,她甚至直接回了台湾,两个人连打照面的机会都没有。

 

少年向后仰靠在椅子上,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将两条腿伸长——这小子,腿已经那么长了,站起来比自己还高出半个头——神情里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戏谑,乌黑头发随意散在额前,挑出一缕染成了白色(小小年纪,染什么白头发!)。少年光洁的额头上薄密的汗折射着阳光,琥珀色的眸子里也闪着光。

他整个人就像闪闪发光的小太阳。

 

这是他的儿子。未满十七岁的Julian。北美击剑赛U16组冠军,NSDA全美总决赛最佳辩手*(注1),获得7所名校的offer。即使在他就读的超级中学里,也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他的儿子正在长大,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威震四方的人物——鲁大海对此深信不疑。

这小小的少年有着固执的骄傲,“我?会?需要?家庭教师?”

不,他才不需要。

 

但是鲁大海记得那个年轻人眼睛里坚毅的光芒。

“我叫华港生,20岁,香港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就读。”

“我在大学主修心理学*(注2),主要研究方向是青少年心理,我的职责是帮助有亲情障碍的青少年如何重建亲密关系。”年轻人认真给他看自己的备案。

虽然年纪不大,却已有好几桩成功的心理辅导案例,言谈举止都超出年龄地成熟——这青年有着一般年轻人身上所不具备的耐心与平和。

尤其是他的眼睛,清亮而深远,里面似乎装着过去与未来。

“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似乎有许多故事的少年人。”

年轻人微笑,唇边泛起一个梨涡,笑容有令人如沐春风的亲切感。

“我自幼便想得比旁人多,总是会落到老远的时间与空间里去。又或者,我真的来自古代某个时候吧。”    

鲁大海便也跟着笑起来,“是呀,古早的时候,梁山伯还爱着祝英台。”

这的确是一个很特别的年轻人。
也许,他真的可以走入Julian的世界呢。

 

因为不想儿子接触帮派事务,Julian不到11岁便被送去美国。

13岁时候第一次回来,他已觉得自己不认识他。

小小的Julian有种奇特的威严。他懂得用目光、表情、姿势来表达意愿,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旁人已能感受到他高兴抑或不悦,接受抑或拒绝。

这孩子极少笑,即使注意到有谁正看着自己,也只会礼貌性地牵动嘴角。他有时也会开玩笑,却似乎只是为了表现自己拥有“亲和力”。他矜持而又疏离,情绪多变,却从不忘形,与所有人保持着心理距离——仿佛有道深不可测的沟壑横亘其间——

即使对他这个亲生父亲亦是一样。

从不谙世事的懵懂孩童,到冷傲不羁的叛逆少年,似乎只是一夕之间的事。

他不再像离家之前那样,巴巴地盼望着母亲多关注一下他取得的成就。他已经独自长大,任何人——包括他的父亲和母亲——都再难以探测他的内心世界。

鲁大海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你……你需要……一个国语老师。”

 “你告诉我,你会四国语言,能翻拉丁文原著,能用法语写作,可是你却连一句完整的国语都说不好,你不觉得荒唐吗?”

 “更何况,人家也是港大的高材生,我相信除了国语,你在他身上应该还有可以学习的其他内容。”

“我每年捐那么多钱给那些名校,是希望你同那些美国的学生一样,去到哪里都不会低人一等,但是,我不希望你忘本到连自己的母语都不会说。”

Julian听到这里,终于“嗤”了一声,“很快你就会知道,我自己也有能力捐钱,比你不会少,”他调皮地竖起一根手指在眼前摇了摇,“所以,爸,别用钱来威胁我。”

 

大门口传来汽车驶入的声音。

Julian偏过头,从露台看下去。

一个人自门口走进来。他的肤色非常白——是一种近似象牙的暖白色——看起来不超过20岁,走起路来脚步轻快,年轻又活泼。

“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小老师?我看他比我大不了多少。”

“4岁零四个月。不管大你多少,他都是老师。”

Julian低头饶有兴味地打量这个“小老师”。那人在进门的时候不自觉地扬起了脸,因为阳光的直射而眯了下双眼,他鼻子很高,脸很小,粉白的面颊饱满而圆润,黑色的眼睛亮如点漆,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斑驳地落在他丰润的嘴唇上,跳跃出细碎的光亮。

看起来很好欺负呢。Julian想。

他转过脸,露出一个属于少年的明澈笑容。“我接受你的条件。成交。”

少年轻快地跑下楼梯,跑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冲着男人说:“现在,你可以继续捐钱给那些学校了,海哥。”

“没大没小......”鲁大海不禁揉了揉额角。这小鬼变起脸来比翻书还快,他都不知道那喜怒无常的背后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华港生在走到通向露台花园楼梯口的时候,眼前的阳光忽然消失了。

有人挡在他前面,遮住了光。

他抬起头来,看见站在台阶上的少年。

白衬衫,泛白的牛仔裤,白球鞋。

宽松的衬衫领口敞开着,露出来大片肌肤,闪着蜂蜜一样的色彩和光泽。


青春。

令人震惊的,闪亮的青春。

Julian的青春。

 

在他前生所有值得怀念的回忆里,都有Julian的影子。

但他从未见过少年时候的Julian。

微笑的少年,嘴角上扬,眼神清澈。

那笑容像是最为璀璨的钻石,令人目眩。

他身上散发出炙热的爱意和坚定的热诚,穿过命运向他走来。

华港生深吸了一口气,眼眶竟然有些发热。

 

“你好,我是华港生。”

“你应征做我老师?”

“是。”

“你了解我多少?”

“我知道你很优秀,是最出色的学生。”

“但我完全不了解你。”

“那么,就从这一刻开始吧。”

 

六月的早晨风光明媚,凤凰树开着火烧云一样的红花,灼人眼目。不知哪一片树叶底下传来了第一声蝉鸣,长长地回旋在清晨的阳光里,之后万籁归于寂静。

(未完待续)

***

我们已经走过了头,必须慢慢回溯,才能够知道,最开始决定一切结果的,是哪一个时刻。

——华港生

***

*注1NSDA全美演讲与辩论联赛(National Speech and Debate Association,简称NSDA)是美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中学演讲与辩论荣誉组织,也是世界演讲与辩论领域最大的专业教练会员组织。NSDA全美中学生辩论与演讲总决赛是全美高中近12万学生演讲与辩论活动的最高峰。 奖金非常丰厚。(类似的比赛还有不少,所以Julian 会说他也有能力捐款。)

*注2:港大的心理学专业在2018年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中位列世界第36位、亚洲第1位。

------------------------------------------------  

作者有话说说话算数。根据上次投票点梗的结果,开始写这个青春版的《朝花夕拾》啦(不保证不坑哦)

【时间】1982年,Julian在美国读完高中(十二年级)回香港的暑假。

【场景】鲁大海在香港买了房子,方便Julian放假回来住。所以大部分场景在香港。

【人设】Julian:依然是傲娇又中二,喜怒无常小恶魔。不过因为年龄关系少了点阴鸷,多了点阳光。

华港生:依然是温柔又纠结,有情有义有担当。因为承载了回忆里Julian的爱,更多了对Julian的爱护和理解。

【原则】有虐有糖。上一世Julian 爱的太辛苦,这一世换港生对他好一点。尽量不OOC。

***

那个时候的Julian差不多长这样吧

null



评论(75)

热度(2992)

  1. 共19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