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的世界

手瘸脑又废,身残志不坚(依然爱芦花,只是没时间)

天若有情-忘记他(一)


我想写的是一个关于寻找和守护的故事。

二十八年的分离,隐忍的爱与等待。

他为他搭上一切,却要他“不要再来找我”;

他为他忘却了生死,却唯独不能忘记他。

我喜欢这个寻人的过程,

深陷于即将失忆执念中的寻找者,

和用自己方式保护对方的守护者,

兜兜转转,但爱从未离场。

///////////////////////////////////////////////////////////////

【故事前情】

1989年,警方破获了一个制作假钞,贩卖军火和运毒的跨国犯罪集团,在最后的收网行动中,集团首脑中枪落水,下落不明。


***

时间:2017年6月,

地点:香港。

***

引子


“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面前的男人把双手放在桌上,开门见山地提出要求。

“寻人”? 李文有些探询地问,“是不是应该……先去报社登寻人启事?

“如果这么简单的话,我就不用来找你了。”

“因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香港,也不知道他还叫不叫这个名字。我更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见我。”

李文心里的好奇心增大到了极点,

“那,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声,究竟你要找的是一个什么人?亲人?爱人?朋友?仇人?恩人?”

“都是。”

***

第一章  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这男人是在傍晚时分出现的,当时整层楼已经没有人声,李文在再三确认今天电话有没有坏掉之后,准备下班。


电话已经连续一个礼拜没有响过了,甚至连催缴房租水电的电话都没有一个,这真是见了鬼。再这样下去,他可能就要拆下“明星大侦探事务所”的牌子,卷铺盖走人了。

眼看时钟指向七点半,“啊!又是一事无成的一天。”李文将桌上一摊文件哗啦啦全部收进抽屉,这时消失了半日的阿花——阿花是他的女助手——突然出现在桌前,一边喘一边指着外边:“阿福,有,有人……有人找你。”

李文从座位上弹起跑到门口,已过下班高峰期的楼梯间空无一人。身后响起阿花肆无忌惮的大笑。

明白到被耍,他回头将手中的文件袋向阿花丢了过去,恨恨道:“说了多少次叫我福尔摩斯,不是阿福!”

阿花也毫不示弱扔过一个茶杯:“你不是也叫我阿花不叫我华生!”

李文左手一把接住杯子,“我扔文件你扔茶杯,真是最毒妇人心!”

话音未落,阿花已经扔出第二个杯子,李文右手刚刚接住,第三个杯子带着风声又飞了过来,眼看杯子就要落地开花,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声,“这里就是明星大侦探事务所?”。

很好听的声音,干净低沉,又有种奇特的清澈感,听得人心里一阵清凉。


飞出去的茶杯并没落地,而是接在了一个男人手里,男人站在门前,低眉垂眼看着门上金属铭牌,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轻声发问。

没人回答,阿花和李文都觉得有些讪讪。

这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看不出年纪,也许在三十七八到四十岁之间,穿着件烟灰色的衬衫,头发很长,随意地散落在肩上,长发的男人大多有颓唐落拓气息,但他偏偏身姿挺拔,英气逼人。

虽然身为男性,李文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他收回打量的目光,露出热情笑容,道:“正是,请问先生有何贵干?”

男人放下手中的杯子,伸出另一只手,手里一张卡片,赫然写着“明星大侦探事务所”。

李文接过卡片,“这确实是我们所的名片。”

男人微笑着抬起眼来,他的眸子颜色浅淡,是一种琥珀般的色泽,“不记得了?三天前,我们乘过同一班飞机。”

阿花站在边上一脸讶异,“三天前?你们一早就见过面?”

“可是,我似乎没印象我给过你名片。”

“不,名片是你包里掉出来,我捡到的。”


时间回到三天前——也就是2017年6月4日的早晨——阿姆斯特丹飞往香港的KL887航班上。*(注1)


 “砰~”随着一声巨响,在飞机的剧烈颠簸中李文睁开眼睛,看见头顶打开的行李舱门正在噼里啪啦往下掉行李,两个大概是没系安全带的女人撞上了飞机顶部之后从空中尖叫着跌落,一个柔和的女声正在向大家广播,“各位旅客,飞机遇到了空中气流,暂时不能降落,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在座位上耐心等待。”

前面商务舱过道上躺了两个头上流血的男人,一个穿黑色衬衫,大概是医生的长发男子正蹲着给他们处理伤口,而过道上那个向着机头方向滑去的灰色的双肩包……看着十分眼熟,他抬头看了空空的行李舱,果然是自己的行李飞出去了。

“shit~ ”他暗骂了一声。虽然机身还在晃动,但是一想到包里有那么重要的东西,他还是决定冒一下险。他解开安全带,用手抓着座椅扶手,开始一点一点去接近滑行中的行李。

机舱里的气氛颇为混乱,尖叫声,咒骂声,孩童的哭闹声此起彼伏,他的手刚碰到包的背带,突然飞机向前一个俯冲,人和包都迅速地滑向机头,直到撞到商务舱过道上蹲着照看伤员的男人之后才停了下来。

包的夹袋拉链散开,里面的名片,签字笔,便签纸散落一地——还好,最重要的东西没有掉出来——李文暗自庆幸着翻身爬起,一边捡起包里掉出来的零碎东西,一边向被他撞到的男人连声道歉。此时广播传来了空乘稳定清晰的声音,“各位旅客,本架客机将于十五分钟以后降落香港国际机场,请大家将安全带系好……”

谢天谢地,危机总算解除。他抱着背包靠在座位上,长出了一口气。


很明显,男人捡到了他的名片,然后循着地址找来了。

究竟什么人会拿着在飞机上捡到的名片来找人呢?

“我姓鲁,不过我不喜欢人叫我鲁生,你可以叫我Mr.Lo或者Julian。”

虽然听起来有点不靠谱,但不管怎么样,这是这两个月来第一宗案子,他还是很想接下来。

更何况Mr.Lo说了,“钱不是问题。”


“那么好吧,鲁生哦不,Mr.Lo,”李文拿出纸和笔,“我们先了解一下他的基本情况吧,名字?”

“他姓华,华-港-生,”男人一字一顿地说,“在香港出生的,哦,他还有个名字叫叶成贵,也有可能叫其他名字,但我知道的是这两个。”

“华-港-生,”李文边写边想,全香港七百多万人口,叫港生的至少有几千,华港生?也有几百个吧,要在这么大的城市找一个港生,还真是个棘手的事情。

“那么,你有没有他的……照片?”

男人打开钱夹,很小心地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面。

照片上是几个正在举杯饮酒的人,最靠近镜头是一个戴着金丝细框眼镜的年轻男子,眉目异常清隽,头发一丝不乱地梳向脑后,虽然看起来非常年轻,却有一种凌厉的气势。

“这是……你?”

“不像?”

真是奇怪,明明是差不多的眉眼,与眼前的男人却不似一个人。眼前这人看起来眼神纯良,照片中的男子却冷酷锐利如刀锋。

“的确不太像,你现在……”

“我现在看起来脾气很好是不是?”男人笑了,他的笑容很好看,温暖而又平和,不带一丝火气,“不过很多年前,我的脾气可并不好。”

他指了指照片,“但是他很好。”


他指着的男子就站在很多年前他的身边,在微微泛黄的照片里,偏过头看着他。他额前的头发遮住了眉,头发下是漆黑的眼睛,眼神干净,气质温润,如果不是异常高挺的鼻梁让他的侧脸看起来有着峻峭的轮廓,这可能是一张比女孩子还要柔美的脸。


“他是一个温柔的人,非常非常……温柔。”

是,他一直都那么温柔,除了……被激怒的时候。

(未完待续)

***

注1:KL887航班在当天降落前确实遭遇了空中气流,还有不少人受伤,是一个真实航班,真实事件。

------------------------------------------------

作者有话说:我改了一下原剧的时间线,原剧情港生与Julian相处时间大概在是1982年5月-1983新年之后不久,我改成1988年5月-1989年3月。所有时间往后以此类推。

对Julian性格的理解:接触过一些大佬和曾经的大佬,给我感觉都是外柔内刚,不怒自威的。有时候他们和气得甚至愿意跟你聊他的童年往事和初恋,真的很难想象他们年轻时的样子。所以我觉得四十五岁之后的Julian不会再像二十岁时那样咄咄逼人,某些时候他甚至会表现得很平和,但他的强势是在骨子里的,他的某些执念也一直没有变。所以,不要被外表迷惑哈。

-----------------------------------------------

以及我感觉二十年之后的Julian长这样:




评论(76)

热度(4469)

  1. 共3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